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宗教知识
宗教知识

在哥白尼母校研讨宗教

   2月14至15日,“从宗教多样性到宗教多元化,危险何在?”学术研讨会在意大利北部的帕多瓦大学举行。会议的规模不是很大,约50多人,发表论文48篇。令我吃惊的是与会学者的国际性,共来自21个国家,根据发言顺序,依次是意大利、英国、美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瑞士、巴西、克罗地亚、中国、日本、墨西哥、丹麦、瑞典、孟加拉国、比利时、德国、挪威、土耳其、以色列和葡萄牙。 

  宗教的多样性,亦即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存在多种宗教的情形,已经是全球性的现象。但是否所有的宗教都享有平等的存在与发展权利,是否将保护所有宗教都作为社会建构的原则,从制度上实现由排他性向包容性的过渡,实现个人、社会与政治在宗教选择上的多元化,各个国家的情况则不尽相同。本次会议的目的,就是运用新的理论与方法,对全球正在发生的宗教与社会由多样性向多元化的转向,予以科学的解释。 

  就目前世界各国的情况看,基于不同的文化与历史传统,宗教生存的环境有很大区别。较为完全地实现宗教多元化的国家,约占20%,坚持宗教一元化的国家,20%稍多,而近60%的国家是允许多种宗教存在,但同时对另一些宗教有所限制,称之为宗教寡头化。在全球化过程中,不同的国家是否以及如何实现宗教的多元化?在多元化的语境下,如何凝聚社会与国家的共识,如何与传统衔接?这些问题都引起了与会者的兴趣。 

  会议涉及的另一个重要话题是宗教与灵性的关系。在宗教多元化的过程中,欧洲以及美国出现了一种新的情形,就是个人仍然接受、认同并运用宗教的终极关怀、精神和价值,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们不再仅仅局限于一种宗教,而是从多种宗教中采集、获取宗教资源,并在生活中综合运用。 

  这批人具有宗教灵性,但不再属于任何一种宗教。这种有灵性资本而无宗教归属的情况,成为近年来欧美宗教社会学界最具前瞻性的话题。笔者提交此次会议的论文明确指出,这种从多种宗教中综合出个人灵性的模式,实际上是中国人的基本精神生活模式,其普遍性、重要性在中国文化中远远高于制度性宗教。将中国人的灵性生活模式提升到理论的高度,很可能成为中国学者贡献于世界宗教学理论的切入点。 

  欧洲学者喜欢讨论的另一个主题词是世俗化。这个被部分美国学者视为敝屣而弃之不及的概念,具有独特的欧洲合理性。此次会议的前后,我分别参访了罗马和米兰,切身体会到天主教在意大利的独特地位以及其对社会曾经具有的全面控制。当你进入到意大利诸多宏伟无比的大教堂后,就不难想象教会对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资源的占有。宗教是欧洲文明的象征,但在某些条件下,也曾桎梏欧洲的活力。可以说,弱化强制度性的一元论宗教与思维模式,是欧洲社会世俗化运动的根基所在。 

  会议地点帕多瓦大学是令人怦然心动之所。这所大学诞生于1222年,就古老程度而言,在意大利排第2、全欧洲排第3,是15至17世纪欧洲文化的中心。哥白尼毕业于此,伽利略在此执掌教鞭18年。学校与帕多瓦小城融为一体,莎士比亚曾说:“美丽的帕多瓦,艺术的摇篮!”黄昏时刻漫步在千年石子路上,仿佛感到李维(公元前59—公元17年)、但丁(1265—1321年)依次走来,乔托(1266—1336年)则正在斯克罗韦尼教堂作画。每隔半小时,著名的天主教朝圣地圣·安东尼奥大教堂的钟声就温厚而清晰地传来,我不由得融化在南欧的古典人文氤氲里。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7-27 11:12:37  【打印此页】  【关闭